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歐洲資訊 > 歐洲文化

最新活動
SALES
客服中心
SERVICE
  • 7 x 24小時服務熱線
  • 4000-600-828

法式建筑的歷史及派系文化

作者:柚木家具 日期:2016-06-08 閱讀:  次瀏覽

法式建筑主要是歐洲文藝復興建筑是歐洲建筑史上繼哥特式建筑之后出現的一種建筑風格。15世紀產生于意大利,后傳播到法國及歐洲其他地區,形成帶有各自特點的文藝復興建筑。在文藝復興時期,建筑類型、建筑形制、建筑形式都比以前增多了,呈現空前繁榮的景象,是世界建筑史上一個大發展和大提高的時期。

風格比較多樣,有哥特式、巴洛克、洛可可、古典主義和新古典主義等風格,其中古典主義和新古典主義是兩種現在模仿較多的風格,也是市場接受度較高的風格。

  古典主義建筑

  法國在17世紀到18世紀初的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專制王權極盛時期,開始竭力崇尚古典主義建筑風格,建造了很多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筑。古典主義建筑造型嚴謹,普遍應用古典柱式,內部裝飾豐富多彩。

  法國古典主義建筑的代表作是規模巨大、造型雄偉的宮廷建筑和紀念性的廣場建筑群。這一時期法國王室和權臣建造的離宮別館和園林,為歐洲其他國家所仿效。

  隨著古典主義建筑風格的流行,巴黎在1671年設立了建筑學院,學生多出身于貴族家庭,他們瞧不起工匠和工匠的技術,形成了崇尚古典形式的學院派。學院派建筑和教育體系一直延續到19世紀。學院派有關建筑師的職業技巧和建筑構圖藝術等觀念,統治西歐的建筑事業達200多年。

  法國古典主義建筑的代表作品有巴黎盧浮宮的東立面、凡爾賽宮和巴黎傷兵院新教堂等。凡爾賽宮不僅創立了宮殿的新形制,而且在規劃設計和造園藝術上都為當時歐洲各國所仿效。

  傷兵院新教堂又稱殘疾軍人新教堂,是路易十四時期軍隊的紀念碑,也是17世紀法國典型的古典主義建筑。新教堂接在舊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南端,平面呈正方形,中央頂部覆蓋著有三層殼體的穹窿,外觀呈拋物線狀,略微向上提高,頂上還加了一個文藝復興時期慣用的采光亭。穹窿頂下的空間是由等長的四臂形成的希臘十字,四角上是四個圓形的祈禱室。新教堂立面緊湊,穹窿頂端距地面106.5米,是整座建筑的中心,方方正正的教堂本身看來像是穹窿頂的基座,更增加了建筑的莊嚴氣氛。

  在18世紀上半葉和中葉,國家性的、紀念性的大型建筑比17世紀顯著減少。代之的是大量舒適安謐的城市住宅和小巧精致的鄉村別墅。在這些住宅中,美奐的沙龍和舒適的起居室取代了豪華的大廳。在建筑外形上,雖然巴洛克教堂式樣很快為其他建筑物所仿效,但這時期巴黎建筑學院仍是古典主義的大本營。

  當時的著名建筑有協和廣場和南錫市的市中心廣場等。后者由在一條縱軸線上的三個廣場組成:北為政府廣場,長圓形;南為斯丹尼斯拉廣場,長方形;中間是一個狹長的廣場。廣場群是半封閉的,空間組合富有變化,又和諧統一。廣場上的樹木、噴泉、雕像、柵欄門、橋、凱旋門和建筑物的配合也很恰當。      

新古典主義建筑  

新古典主義建筑是18世紀60年代到19世紀流行于歐美一些國家的,采用嚴謹的古希臘、古羅馬形式的建筑。當時,人們受啟蒙運動的思想影響,崇尚古代 希臘、羅馬文化。在建筑方面,古羅馬的廣場、凱旋門和記功柱等紀念性建筑成為效法的榜樣。當時的考古學取得了很多的成就,古希臘、羅馬建筑藝術珍品大量出土,為這種思想的實現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新古典主義不僅僅是對古典建筑的復興,更把建筑與結構的理性原則結合起來,建筑創作有了突破的表現,與科學的理性真正結合起來。文藝復興以來一直盛行 的壁柱、半柱、1/3柱、附柱、裝飾性山花、基座甚至墻體,不過是附加于建筑的虛飾,都應該被摒棄。受這種思想的影響,在巴黎興建了一座完全由柱子支撐的建筑——圣吉納維夫教堂,也就是萬神廟,標志著新古典主義拉開了帷幕。
  新古典主義一方面強調要求復興古代趣味特別是古希臘羅馬時代那種莊嚴、肅穆、優美和典雅的藝術形式;另一方面它又極力反對貴族社會倡導的巴洛克和洛可 可藝術風格。法國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是歐洲新古典建筑活動的中心。新古典主義主張現行的制度、傳統、規則、真理都必須接受理性的檢驗,需要從功能出 發,追求建筑體形的單純、獨立和完整;細節的樸實,形式須合乎結構邏輯,并減少純裝飾構建。新古典主義建筑對五柱式標準作了延伸,結合新材料和新裝飾,創 造出一些新的柱式風格。法國大革命時在巴黎興建的萬神廟是典型的古典式建筑。巴黎萬神廟采用中央是大穹頂的希臘十字式平面,整個建筑由206根柱子支撐, 柱子間完全開敞,沒有墻面和壁柱,后來出于加固的考慮,支撐穹頂的12根柱子被改成四個L形柱墩,外墻的柱間窗也全部被墻體封閉。
  如果說現代建筑創造的是一種工業化時代的技術美,那么,新古典主義建筑創造的則是植根于后工業時代的一種有厚度的形式美,著重要表現一種歷史感,一種 文化縱深感,新古典主義建筑在其表面形式和文化底蘊之間,創造了一種意義的合成,一種立體的美學合成。你可以贊美它的深厚,你也可以批評它的古奧,你也可 以抨擊它的怪誕,但是,你無法否認它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意義。

  冰球护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