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歐洲資訊 > 歐式家具

最新活動
SALES
客服中心
SERVICE
  • 7 x 24小時服務熱線
  • 4000-600-828

歐式家具中的莨苕葉文化

作者:admin 日期:2016-01-22 閱讀:  次瀏覽

  莨苕葉有著美麗的鋸齒形葉子與優雅的姿態,它是生長在歐洲南部的地中海沿岸一種低矮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具有再生和復活的象征,因而被古希臘的藝術家和工匠們廣泛應用于裝飾藝術之中,是古代希臘、羅馬卷草裝飾的典型題材。從拜占庭風格、哥特式風格到文藝復興風格,莨苕葉幾乎是所有西洋風格藝術中最普遍的裝飾主題,無論是梵蒂岡的枝狀燭臺,還是羅馬的萬神殿圓柱,以及巴黎圣母院的墻壁都將造型各異的莨苕葉紋飾刻于其上。它還是諸多卷草紋樣的原始形,“羅馬卷葉紋”就是莨苕葉形向兩邊連續延伸形成的。

  據西方藝術史家李格爾在《風格問題》一書中對裝飾藝術中的莨苕葉飾的起源的研究中考證——科林斯式柱頭的裝飾紋樣就是“莨苕葉紋樣”,其柱頭上的莨苕葉紋被用作為花下的杯狀環托。維特魯威曾在他的書中記述了這樣一個故事:當時,科林斯的一位少女去世后,悲傷的乳母把一個裝有女孩生前寵物的籃子放在她的墳墓頂上,并在籃子上蓋上一片瓦。這個籃子碰巧放在一棵莨苕的根上。春天到來,植物發芽了,由于瓦片阻止主莖向中間生長,莖葉便向外彎曲,在邊緣形成旋渦形。當雕塑家卡利馬科斯路過時,他從中獲得靈感,把發芽的莨苕葉子當作“科林斯”柱頭的范本。由此便確定了這一風格,并運用它自身恰當的少女般的對稱性確定了科林斯柱式其他部分的比例。

  莨苕紋樣在西方的設計裝飾中大量存在,是西方不同文化形態中最具代表性的植物裝飾紋樣,對裝飾藝術史有著極大的意義。它以莨苕植物藤蔓為紐帶,互相交錯,以葉片為點綴,穿插少量花蕾,具有連續性和很強的“適合紋樣”的特點,通過“填充適合”、“連貫呼應”等藝術手法,用生動的線條構成生命化的有機紋樣,富于韻律、節奏鮮明,使人們感受到一種植物紋樣風格化和生成過程中所承載的人類情感,其產生的藝術效果能使人產生鮮花、綠葉、陽光、波浪等等積極、愉悅的聯想。

  在歐洲,這種形象奇異、卷曲而充滿生命力地向周圍伸展的葉飾紋樣,以其生命力特別旺盛,象征重生、復活而被崇拜和敬仰。古希臘羅馬的神殿建筑多采用莨苕葉紋樣造型進行裝飾,以莨苕葉紋樣造型雕刻而成的科林斯式柱頭,就象征著神殿的永存萬世,如雅典利斯克拉底紀念碑的科林斯柱頭裝飾,以及厄瑞克忒翁神廟的柱飾、門楣、門框等建筑裝飾,都是以莨苕葉紋樣為基礎,組成彎曲的藤蔓,以柔美流暢的卷草造型進行裝飾。

  而在洛可可時期,不管是在室內裝飾,還是在家具造型上,到處都可以見到凸起的莨苕葉形的主題,圓潤的C形、S形和渦旋狀莨苕葉紋飾蜿蜒反復。墻壁與天花板、墻壁與墻壁、家具的邊角和接縫等分割線都巧妙地用紋飾隱蔽起來,盡量避免直線、直角的交叉和使用,角的部分都帶圓味。這些莨苕葉紋飾運用了高明度,低純度的色調,顯得十分淡雅。同時,運用非對稱的形式,呈現出富有動感的自由奔放而又纖細美麗、輕巧飄逸的樣式。

  到了19世紀中葉的英國,機械化生產高度發展,帶來了積極的意義,也產生了負面因素,即對產品審美的下降。針對于此,以威廉莫里斯(Willam Morris)為代表的“人類的手藝,只有在人的靈魂導引下,人的手才能創造出美和秩序,而現在的機械對我們并沒有起到‘改造靈魂’之作用”,莫里斯以獨特的哲學思想和設計理念,創作了大量的設計作品,被喻為“古典時代的最后一抹余暉”,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棉印織物品,被應用在家居紡織品中,但最為典型和數量最多的還是墻布設計,也因此形成了莫里斯圖案。

  莫里斯圖案最大特點,是以莨苕葉、銀蓮花、雛菊、郁金香、葡萄樹等植物的花朵、葉子、藤蔓與鳥紋等構成圖案,布局細密、骨格對稱、葉形舒展、花型飽滿、、鳥禽靈動、配色雅致,結合勾線與平涂等表現手段,使莫里斯圖案成為歐洲流傳廣泛的經典圖案,體現在現代染織面料設計中,運用于服飾與家居產品設計中。

  目前,在中國國內進口的歐式家具里,塞特維那品牌大量的保留了歐洲傳統文化的很多特點,可以說是極為罕見的歐式家具文化的活化石。莨苕葉裝飾在塞特維那皇室家具里隨處可見。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他們官網瀏覽一下:www.muiisr.live

  冰球护具